博客文章歡迎轉載,請註明出處,並且通知一聲,看得開心請捐款

2017年12月9日星期六

性別戰爭


一切爭鬥都離不開權力與金錢

人世間,一切爭鬥,都離不開權力與金錢。差異的由來,離不開階級、性別、種族和宗教。平權運動的真正目的,是試圖縮小而非完全消滅差異。縱使如此,已經足以令既得利益者不安,或動刀槍或發炮,令抗爭者人頭落地,甚至是滅族。

佔上風的一方,為了鞏固既得利益,必定會採取各種手段拖延時間(例如:官府玩弄程序或制度),或推卸責任(例如:要求受害人聯絡另一個政府部門),或責備受害人(例如:貼上負面標籤然後要求對方自證清白),或利用傳媒(例如:發放黑材料或跟蹤偷拍),或安插卧底於反對派陣營之內(例如:十字釘事件),或把反對派送去坐牢或流放(例如:黃之鋒、余澎杉),或試圖把對方封印於惡性循環之內(例如:求職者永遠不會知道不被取錄的真正原因,然後繼續申請不知真假的職位空缺,結果不斷地被戲弄或被佔便宜,但是甚麼好處也得不到)。

女人的宿命:付出與收穫不成比例

性別戰爭亦可作如是觀。女人的宿命,是學校或僱主或家庭總是不斷地要求你付出,但是永遠不會讓女人掌握權力(除非那個組織正面臨重大的危機而男人退縮或出缺)。如果女人職場或情場失意,轉向宗教尋求精神慰藉,一樣面對同樣情況:東西方的傳統宗教,都把教主之位預留給男人,女人就算有錢有面有人脈也不過是中層小頭目(例如:女牧師、女主持),沒有利用價值的只能充當跑腿或信眾,即是群眾演員。加入宗教團體,無助女人擺脫被剝削或被歧視的困局。

如果女人覺得付出與收穫不成比例,選擇退出某個組織,她會被組織的其他成員批評為斤斤計較,投入程度或利用價值低過男人(提示:都話女人唔抵用)。如果女人被濫權的男人欺負或性侵犯,然後開腔討回公道,主流意見必定是這個女人有問題,或衣著暴露或喝酒太多或主動接近壞男人,甚至是女方設局陷害男人(提示:都話唔好請女人)。職場上,有些男人覺得女人的心靈很脆弱,以為講粗言穢語或色情笑話,就可以嚇退具備競爭力的女同事,同時滿足男人的支配慾和征服心理,一舉兩得。男性主導的行業,思想傳統的社群,不難找到這種賤男。

為甚麼沒有人替女人出頭?

為甚麼沒有人替女人出頭?為甚麼在場的人別過臉去?究其原因,是東方人社會,向來惡人當道,習慣株九族,甚至株十族(連目標人物的老師、同學、學生和朋友都一併幹掉)。所以生存法則是:1. 盡量避免跟當權者或施虐者正面衝突,不要質疑遊戲規則(即是:女人不要問為為甚麼必須要聽男人的話),就不會被標籤為反對派或搞事者,然後連累家人和朋友。2. 加入施虐者的陣營,參與欺負弱者就可以避免受欺凌,否則你會成為下一名受害人(證據:亞洲國家的名牌大學畢業生通常親建制)。3. 踐踏弱者(尤其是女人或小孩或少數族裔),就可以抬高自己或發洩負面情緒(提示:責備女人和年輕人的建制派政客及各行各業中間人包括舊媒體)。4. 譴責性罪行的受害人,而非追究施虐者,或追問體制(即是:執法部門)出了甚麼問題。閉嘴,聽話,認命,賺最多的錢,然後遠走高飛。擺脫輪迴,不要回頭,切勿試圖拯救處於食物鏈底部的可憐眾生,你不是菩薩。

這種犬儒的態度,背後是精密的計算。採取立場之前,先評估風險或計算得失,考究受害人的身份。對,幫人也要有回報,是一盤生意或投資項目。如果受害人沒有利用價值就無謂出手,甚至主動協助施虐者作惡。解決了提出問題的人,就無須解決問題,舊的利益關係得到鞏固,人家的孩子死不完,我的孩子安全就可以了,不要追求公平公義。被剝削的那一群醒覺了,不肯跟舊劇本演下去?清理(趕走)就是,輸入服從性較高的新血,遊戲繼續,利益無損。學院派的論述,叫超穩定結構。簡單地說:跟紅頂白、趨炎附勢、欺善怕惡。

女人擺脫宿命的另類途徑

怎麼學校從來不教你如何處理人際關係以及討論性別議題?因為背後牽涉權力與財富的分配,亦即是現實世界的遊戲規則。西方學者說,知識無法改變命運,因為學校其實是個複製階級的地方(例如:港式名校小一入學試)。它只會教你尊重現有的制度,跟從既定的遊戲規則去玩。華人社會,男尊女卑,長幼有序,階級制度固若金湯,向上流動之路又長又斜,中間又有很多陷阱和地雷,令你隨時被踢出局。這種社會,奉行「森林定律」 (Law of the Jungle),弱者得不到同情,只會被用完即棄,淪為「被清理的低端人口」。西方文明令教育普及,但是無法改變東方女子的命運。既然現實世界的遊戲規則難以改變,有些女孩子索性把心一橫,用肉體跟掌握權力或金錢的男人交易,甚至是設局敲詐勒索對方(例如:國產貪官的情婦),這是女人擺脫宿命的另類途徑。八卦雜誌順應潮流,教女孩子嫁個有錢人,把解決問題的方法個人化,避免觸及不公義的組織或制度。

如果說某些機心重的女人會設局陷害男人,某個程度上,也是迫出來的。過程中,女人也要冒很大的風險。失敗的例子,有金庸筆下的康敏(提示:天龍八部),這個壞女人習慣了恃靓行兇,陷害喬峰的原因,是這個男人對她的慣技沒有反應。這種壞女人,男人對付不了,於是金庸安排她死於女魔頭阿紫的手中。成功的例子,有張愛玲筆下的白流蘇(提示:傾城之戀),一個急於擺脫原生家庭的離婚婦人,她唯一的出路是情場浪子兼華僑富商范柳原。他要她,但是不願意娶她。她跟他角力,玩踩鋼線,一不小心就會淪為沒有名份的情婦。最後是上天出手,香港淪陷(時間:1941 年的聖誕節)成全了她,令機心內藏的舊式女人成為情場浪子的合法妻子。出自這個故事的名句:「本來,一個女人上了男人的當,就該死;女人給當給男人上,那更是淫婦;如果一個女人想給當給男人上而失敗了,反而上了人家的當,那是雙料的罪惡,殺了她還污了刀。」第三種結局,娛樂新聞很常見。想一想那些釣金龜結果釣錯空心老倌,然後復出賺錢的娛樂圈拜金女,你會明白祖師婆婆的江湖地位從何而來。如果你不知道甚麼叫男女角力或性別戰爭,自己找來看,電影版由許鞍華執導,於淺水灣酒店實地拍攝,演員:周潤發、繆騫人。

插圖來源:www.fotosearch.com

參考資料:

「貧窮世襲」與「霸凌」何干?原來都是「有關翻身」的困局
(作者:吳齊殷/中央研究院社會學研究所)
Posted on 2017-11-28
https://twstreetcorner.org/2017/11/28/wuchyiin/
節錄:理論上,學歷及文憑是想在台灣社會的階級系統循序晉升的有用墊腳石;然而,教育從來不是幫助弱勢掙脫貧困枷鎖的工具,而是幫助既得利益階級鞏固既得利益的完美機制,甚至在國內外各社會科學領域,目前以實證研究得出的所有研究發現,都直指:教育制度乃是階級複製的首要幫兇。收入越高的家庭,越能大幅提高子女教育支出的預算,進入更好的一流理想大學,而家庭經濟狀況不好的學生,甚至必須犧牲課後時間幫忙家務或是兼職打工,也只能勉強維持生存之所需,遑論知識的獲取或個人人力資本的累積。

以「台灣青少年成長歷程研究」的追蹤研究發現為例,該研究計畫長期追蹤一名在宜蘭農村成長的貧窮少女,她原先天真地相信:若能堅持在學校體制內認真學習,即便成績不甚理想,進入高職就讀而能夠在學得一技之長後,就可以掌握翻轉自已貧困命運之鑰。但該名女孩成年後,研究發現她已全然失去當初對未來美好生活的期待,認為自己還是認命地待在農村討生活就好,經由教育所習得的技能,在現實社會生活的重重難關下,並不足以提供階級翻身的足夠動能。進一步探其原因:女孩確實習得了一技之長,也能藉由努力工作賺錢,卻必須以其勞動所得,填補原先家庭的多方因貧窮所累積的債務。

相關的文章:

性騷擾
2012 年 4 月 27 日
http://xiaoshousha.blogspot.hk/2012/04/blog-post_27.html
節錄:請小心提防那些主動向你送秋波的女下屬。不要以為是飛來艷福、回春靈藥,就貪一時之快,立即變狗公,嘿咻嘿咻撲過去。有些有機心的女孩子,會主動設局陷害男人。她也許是想得到指導和保護,想擁有挑選工作的特權,想借助男上司上位,又或者純粹是貪玩好勝,想征服男人,然後向其他女孩子耀武揚威、宣示主權。個人觀察,有機心的小女孩,今天比過去多。男士們,小心女人。

女實習生
2015 年 8 月 28 日
http://xiaoshousha.blogspot.hk/2015/08/blog-post_28.html
節錄:請吸取萊溫斯基 (Monica Lewinsky) 的教訓,不要成為已婚男人的消遣。身為女人,必須學會應付不同種類的男人。這一課,公立學校不會教。如果你來自普通家庭,你接受的教育,其實是公營機構提供的標準套餐,帶有中國特色父權社會的色彩,要求學生服從權威(男人),但是不會教導女孩子如何保護自己。原因?女人一旦有了自我保護及獨立自主的意識,就會威脅男人的主導地位。

美人窩
2013 年 9 月 7 日
http://xiaoshousha.blogspot.hk/2013/09/blog-post.html
節錄:管理層的態度,通常非常曖昧。也許是睜一眼閉一眼,又或者視乎個別員工的利用價值,在不同的時期,採取不同的標準。管理層眼中,俊男美女不過是交數工具。而需要姿色的行業,通常設有年齡上限,職業生涯短暫。部份俊男美女,因此忙於經營副業,希望盡快釣金龜、掏古井、泊碼頭,上岸去。上司們心裡明白,這種下屬,有如急流瀑布,來去匆匆。相比之下,大老闆則不動如山。有時間,倒不如用來討好大老闆。

學院派(一)
2013 年 5 月 17 日
http://xiaoshousha.blogspot.hk/2013/05/blog-post_17.html
節錄:從男學者的角度看,他們的處境也很不利,要尋找戀愛或婚姻的對象,很不容易。教書的人,通常生活刻板,社交圈子狹窄(沒有利用價值嘛!),男學者如果在象牙塔內擇偶,跟小女生或女助教談戀愛或結婚,會被視為專吃窩邊草的兔子,即是人面獸心的斯文敗類,搞不好,後果可以是:直接影響生計、破壞個人聲譽、涉嫌推動潛規則、招惹流言蜚語。萬一對方的動機不純,又或者是仇家派來的王佳芝(提示:色戒),會惹來性騷擾指控,又或者誤墮色情陷阱。

學院派(二)
2013 年 5 月 29 日
http://xiaoshousha.blogspot.hk/2013/05/blog-post_29.html
節錄:教財經學科的男學者,忙於鑽研投資之道,應該沒有讀過張愛玲。她的小說<傾城之戀>中,范柳原對白流蘇說:「死生契闊,與子相悅,執子之手,與子偕老。生與死與離別,都是大事,不由我們支配的。比起外界的力量,我們人是多麼小、多麼小。可是我們偏要說,我永遠和你在一起,我們一生一世都別離開,好像我們自己作得了主似的。」范柳原是浪蕩子,不相信海誓山盟,但是他吃過苦頭,明白人生的無奈。他不是好男人,但是有悟性。

女人勿近(一)
2012 年 5 月 11 日
http://xiaoshousha.blogspot.hk/2012/05/blog-post.html
節錄:大學裡面,有些男教授為了避免性騷擾指控,不想惹上師生戀的嫌疑,怕別人講閒話,會主動地跟女生保持距離。舉例:有些男教授跟女學生談事情的時候,會打開辦公室或者班房的大門,又或者用重物(例如:垃圾筒)把門擋住,然後才開始說話。也聽過男教授或者男教師盡量避免單獨跟小女生合照,怕甚麼?怕小女孩會把照片上載面書 (Facebook),然後宣示主權 (He is mine !)。

女人勿近(二)
2012 年 5 月 23 日
http://xiaoshousha.blogspot.hk/2012/05/blog-post_23.html
節錄:女性要在男性主導的行業中立足或者向上爬,要面對不少困難。首先是欠缺支援。這些行業中,具備知識、經驗、人脈和權力的,通常都是已婚的中老年男人,為了避免性騷擾指控,不想惹上師生戀嫌疑,又或者怕家中老妻不高興,他們通常不會刻意栽培女弟子。挑選接班人的時候,會傾向選個男的。這些行業的女性,由於得不到男高層的指點與提拔,事業發展很容易行人止步。

玻璃懸崖
2015 年 10 月 30 日
http://xiaoshousha.blogspot.hk/2015/10/blog-post_30.html
節錄:「玻璃懸崖」(Glass Cliff) 是指女性在突破「玻璃天花」(Glass Ceiling) 之後,卻發現自己身處險境,有如站立於懸崖邊,稍有差錯便粉身碎骨。原因?只有當企業或組織面臨重大危機的時候,「玻璃天花」才會短暫打開,讓女性接受高風險以及容易失敗的任務。然而,當企業或組織渡過難關之後,「玻璃天花」又會重新關閉,再度由男性掌握大權。換言之,鐵娘子成為過渡性的領導人物。這種潛規則,在男性主導的行業很常見。

賢內助(四)
2015 年 5 月 7 日
http://xiaoshousha.blogspot.hk/2015/05/blog-post_7.html
節錄:不少女生爬到企業金字塔的中層便止步或流失。這種現象,說明香港女生依然受制於傳統思想,也說明了在現實世界和商業社會中,女人要向上爬絕不容易。單靠讀書,作用有限。還是股民的看法最實際:女人想發達?一係識投胎,一係就嫁個有錢人!原因?能夠打入富豪榜的香港女性,不是富家女便是豪門闊太,靠創業發達的女商人只得一兩位。

賢內助(三)
2010 年 2 月 27 日
http://xiaoshousha.blogspot.hk/2010/02/blog-post_27.html
節錄:有錢有權的中國男人,一般都不願意跟老婆分享。但是凡事總有例外,有時男人會主動把資產轉到老婆的名下,動機是避債。有些做生意的男人,明知公司遲早資不抵債,將會被債權人入稟清盤,而自己由於為生意提供了私人擔保 (Personal Guarantee),將會破產,於是早一兩年就開始部署,陸續把名下的資產轉到老婆名下,然後跟老婆離婚。

光棍姻緣(一)
2008 年 9 月 1 日
http://xiaoshousha.blogspot.hk/2008/09/blog-post.html
節錄:儘管公司已經週轉不靈,瀕臨破產邊緣,依然大手花錢做宣傳,不斷招聘員工,同時向供應商大量入貨,以及繼續接受客戶的訂金和訂單。明明公司的業務已經走下坡,股價長期低殘,但是老闆依然帶著知名度甚高的女藝人出入娛樂場所,招搖過市,夜夜笙歌。聰明的銀行家,見狀都懂得第一時間上門追數。因為他們都知道,這是一種桃色煙幕。

光棍姻緣(二)
2008 年 9 月 10 日
http://xiaoshousha.blogspot.hk/2008/09/blog-post_10.html
節錄:如果你是一心釣金龜的漂亮女藝人,對男人的要求(財富而言)比一般港女高出許多,符合你要求的男人自然少之又少,而難得合符條件的男人又已經放眼大中華,你面對的競爭實在非常激烈,就算「打崩頭」(廣東話:打架打到頭缺了一塊,形容戰況之慘烈)也未必搶到唐僧肉。面對白熱化的競爭,加上要趕死線,以及減肥藥所帶來的副作用,女藝人情緒不穩,特別容易看錯人。

玩物與玩人(二)
2009 年 3 月 10 日
http://xiaoshousha.blogspot.hk/2009/03/blog-post_10.html
節錄:<宋江怒殺閻婆惜>的故事見於<水滸傳>第二十回,故事內容是熟悉的:年青女子(閻婆惜)為了生活當老男人(宋江)的小妾,解決生活之後在外面包養小白臉(張三郎),物質和感情都有著落,但是依然活得不開心。某日意外發現老夫的罪證(暗通梁山的書信),意圖要脅或者敲詐勒索,結果激起老夫把火,動殺機把她幹掉,之後老夫亡命天涯,又或者被捕伏法。

玩物與玩人(一)
2009 年 3 月 1 日
http://xiaoshousha.blogspot.hk/2009/03/blog-post.html
節錄:胡蘭成:到了女的也心安理得的以玩物自居的時候,則被玩之物與玩物之人也就更不容易相互了解,卻成為互相玩弄,男的玩物,女的玩人,而玩人者總是比玩物者更變態心理,更冷嘲的,在這場合,女人就比男人更可怕。所以中國怕老婆的故事就特別流行。夫婦之間,沒有尊重,只有互相恐懼,沒有愛,而以義務來強迫自己,這是一個太大的悲劇。

女人的路
2010 年 7 月 10 日
http://xiaoshousha.blogspot.hk/2010/07/blog-post_10.html
節錄:傳統觀點,是女人只有兩條路可走:職業女性或者家庭主婦。這兩條路都很辛苦,只適合刻苦耐勞的好女人。於是有女孩子選擇第三條路,就是放下道德包袱,懶理別人的目光,做拜金女子,以釣金龜為終生事業。

寫女人(一)
2014 年 7 月 12 日
http://xiaoshousha.blogspot.hk/2014/07/blog-post_12.html
節錄:華人父母普遍不鼓勵兒子了解異性。常見的態度:努力讀書最重要!等你長大之後,名成利就,地位提升,不愁沒有女人。換言之,所有女人都貪錢,又或者女人只不過是一件貨,不同的價錢買不同的貨色。家長灌輸了錯誤的觀念,學校的老師也不敢糾正,更加不敢正面地談論男女關係(因為怕孩子聽完之後立即戀愛然後未婚懷孕)。男孩子長大之後,自然不懂得面對女人,又或者採用家長的那一套,當女人是一件貨,自視為消費者。這種男人,不會懂得寫女人。

寫女人(二)
2014 年 7 月 19 日
http://xiaoshousha.blogspot.hk/2014/07/blog-post_19.html
節錄:寫女人要寫得好,首先要明白女人的處境、動機、思想、行為,同時需要具備相當成熟的寫作技巧,落筆的時候,才能準確地刻畫。如果男人對女人心存負面的印象,筆下自然會流露出恐懼、怨恨或隔膜。寫得好的作品,女人的性格立體鮮明,並且會隨著故事的發展,經歷成長和轉變。讀者看完之後,明白女人原來是這樣的,也了解她為甚麼會變成今天這個樣子。

寫女人(三)
2014 年 7 月 29 日
http://xiaoshousha.blogspot.hk/2014/07/blog-post_29.html
節錄:東方特色的父權社會,男尊女卑,以男人的利益為依歸。不少思想傳統的父母,都相信男孩子的時間和精力,應該用來追名逐利,又或者是提升家族的社會地位,而不應該用來應付女孩子的成長與轉變。因此,東方人的婚姻必須男長女幼。原因是肉體歡娛和生育能力以外,男人要控制妻子會比較容易。

寫女人(四)
2015 年 11 月 27 日
http://xiaoshousha.blogspot.hk/2015/11/blog-post_27.html
節錄:以下兩個故事,出自男作家之手。同樣以黃昏時份的下雨天為場景,女主角都是出軌邊緣的人妻,而她們都有充份的理由。兩位男作家都拿過諾貝爾文學獎,不幸地,同樣自殺身亡。男人明白女人心,實屬難能可貴,但偏偏有自毀傾向,非常可惜。也許人生太苦,所以觸覺敏銳的天才容易早逝(佛家語:五陰熾盛),反應遲鈍的男人卻得享天年(渡邊淳一:鈍感力)。

女人是關鍵
2009 年 9 月 18 日
http://xiaoshousha.blogspot.hk/2009/09/blog-post_18.html
節錄:任何外來宗教,要在中國人社會紮根、生存和壯大,必須經歷一個世俗化和女性化的過程。中國男人忙於追名逐利,又或者沉溺於不良嗜好,沒有太多的時間和精力可以從事宗教活動。中國人社會,有時間求神拜佛的,多數是女人 ―― 尤其是已婚和生了小孩,人生軌跡大局已定的女人。因此,外來宗教要吸收信眾,必須要迎合中國女人的口味,以及配合她們的生活習慣。

09/12/2017